欧易

欧易(OKX)

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

火币

火币(HTX )

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

币安

币安(Binance)

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

疫情下苦撑两年,济南旅行社寻找出路等待“春暖花开”

时间:2022-10-10 02:43:21 | 浏览:687

齐鲁晚报·齐鲁壹点记者 程凌润从跨界自救到裁员关店,再到间歇性经营,受疫情影响,济南多家旅行社已经艰难苦撑了两年。这两年里,“退场”与“自救”成为行业的关键词。在“寒冬期”尚未结束的情况下,旅行社怎样才能打赢“翻身仗”呢?济南老牌旅行社受重

齐鲁晚报·齐鲁壹点记者 程凌润

从跨界自救到裁员关店,再到间歇性经营,受疫情影响,济南多家旅行社已经艰难苦撑了两年。这两年里,“退场”与“自救”成为行业的关键词。在“寒冬期”尚未结束的情况下,旅行社怎样才能打赢“翻身仗”呢?

济南老牌旅行社受重创

两年关闭两百余家门店

作为山东旅行社行业的龙头企业,山东嘉华文化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嘉华旅游”)门店规模曾达到300多家,员工1000人左右。2019年,嘉华旅游接待国内外游客100多万人次,年营业收入达10亿元。

然而,持续两年的疫情却让这艘“商业巨轮”变得千疮百孔:门店大批关门,员工大量流失,官司缠身、负债数百万元。嘉华旅游的掌舵人张明迎来了创业以来“最灰暗的日子”,而这仅是近两年旅行社生存窘境的一个“缩影”。

对于旅行社来说,暑假可谓是行业旺季,然而多地散发式疫情却让旅行社的希望不断破灭,部分旅游从业者无奈选择离开。

在疫情暴发的第一年,济南某旅游公司经理赵啸通过兼职送外卖的方式“自救”,然而他苦撑数月后就告别了旅游行业。如今,赵啸在济南一家律师事务所做营销工作。

前不久,全国旅行社2021年第三季度统计调查报告出炉,各项数据均出现“断崖式”下滑,而今年第三季度则被业内人士称之为“最惨旺季”。数据显示,2021年第三季度全国旅行社国内旅游组织1655.37万人次、4621.12万人天,接待2197.90万人次、5037.12万人天,这与疫情之前相比缩减了三分之二左右。

2020年度全国旅行社营业收入2389.69亿元,营业成本2280.86亿元,营业利润-69.15亿元,利润总额-71.77亿元。也就是说,过去年的一年,全国旅行社处于亏损状态。

如今,嘉华旅游办公室的面积由3000多平方米缩至300平方米左右,全省200多家门店已经关门,济南50多家直营店也仅剩下1家。

“之前全省有1000来人,现在还剩50来个人,还在不断流失。”在环山路某写字楼内,张明无奈地说道,看似简陋的办公室是他们十几年前打拼时的“根据地”,转战这里可以节省很大一笔开支,“原来一个月的开销是500万,现在30万差不多,主要开销就是工资。”

花样自救措施收效甚微

苦撑两年无奈“吃老本”

如今,自驾游、近郊游唱起了“主角”,旅行社的市场空间不断被“压缩”。兼职送外卖、摆地摊,跨界做电商、卖房子,深耕私人订制小团等“花样自救”措施却收效甚微,可谓是“杯水车薪”。

2020年2月8日,嘉华旅游开发了“目的地严选商城”正式上线,该电商平台主要销售境外和国内旅游目的地的商品和土特产,刚上线每天的销售额即达到1万多元。

如今,目的地严选商城微信公众号的文章只更新到2020年7月20日,与其关联网站也无法打开。也就是说,“目的地严选商城”上线不到半年就没有新进展。

“我们经过了不断的摸索,不断的尝试,‍‍最后有些路是走不通的。”谈及嘉华旅游跨界做电商的自救措施时,张明说,电商平台上商品没有独特性,“别人有,我们也有,你就很难做。”

跨界做电商的路走不通了,卖房子的效果如何呢?张明没有明说,仅称跨界自救措施并不理想。于是,嘉华旅游回归到跨省游的业务,虽然这块“蛋糕”并不大,但是俗话说“苍蝇腿也是肉”。

“我们现在烟台一个企业合作,正在做回馈老顾客的活动,让他们免费来旅游,期间会参观一些工业旅游景点。”张明说,他们将回馈老顾客与工业旅游想结合,顾客根据需求购买相关商品,他们则能赚取一定的利润分成。

如今,嘉华旅游在淡季仍在“组团”,并且基本实现了收支平衡。同时,嘉华旅游还与济南西部一景区进行深度合作。“我们帮企业做策划,做营销。”嘉华旅游经理赵汝信说。

“旅行社只能坚持,只能(是一种)自我煎熬状态。”此前,山东国信国际旅行社董事长张晓国接受齐鲁晚报·齐鲁壹点记者采访时说,不少旅行社2020年已经关门,仅存的旅行社都在“吃老底”,“现在要走一步看一步”。

国庆假期以来,张晓国不仅“客串”起了地接导游,还在朋友圈推销起了“九月红橙子”。

“活下去”才是最重要的

寻找出路等待春暖花开

“原来估计太乐观了,以为疫情一年就能结束,可是现在快两年了也没结束。”张明分析道,或许疫情对旅游行业的影响会持续三年,但是不会更长,“相信随着疫苗接种率的提高,旅游业很快就能得到恢复”。

“我们和劳务公司和税务公司去合作,这是左翼;右翼呢就是我们利用知多见广的优势,采购一些生活类的、和老百姓生活息息相关的一些商品,物美价廉。”张明介绍,嘉华旅游在疫情期间的发展战略是一体两翼,但是主体旅游业几乎处于停滞状态,“主业暂时不能做了,但是我们把我们的副业发展起来”。

虽然与旅游行业不怎么“沾边”,但是张明坚信劳务、税务同样可以闯出一片天来。“‍‍我们可能会做成中国十大劳务公司之一,这也很难讲。”

对于旅行社的转型升级,张明依然坚持“旅游+生活”的概念,将嘉旅旅游打造成“旅游+生活”综合服务商。“我们现在不仅卖红酒,而且还卖阿胶、酱油等。”张明说,“让我们的游客变成我们的顾客,从而延长我们的产业链条,这也是我们生存下去的一条道路”。

“面对疫情,我们不能自怨自艾,在那抱怨。抱怨是没有用的。”张明说,旅行社应该积极寻找出路,做各方面的突围,“让我们团队能够保留火种,能够活下去,等待春暖花开,等待我们下一次重回巅峰”。

山东新中国旅董事长油利军认为,疫情让旅行社低价团的市场空间越来越小,而中高端私人订制小团是一种趋势,而且它所占的份会越来越大。

在张晓国看来,传统旅行社“活下去”才是最重要的,他正在想办法让员工“补短板”和“转型”,从而为疫情结束后旅行行业的春天做准备。

专家说法:

蛰伏期“活下来”才能打“翻身仗”

“根据老顾客的需求,提供一些专门化的产品和服务。从广义上来讲,这是一种定制化的服务。”山东大学经济学院教授、山东大学文化和旅游研究中心主任王晨光称,嘉华旅游把回馈老顾客与工业旅游结合起来,并把以往的景区门票返利变成